快乐每一天,自信每一天,充实每一天,感恩每一天
不管大家走多远,看到的还是内心的景象
2016-3-22 11:10:42

   

    英国作家蕾秋·乔伊斯的这本《一个人的朝圣》,讲述的是一位在酿酒厂工作了四十年,没有加薪,没有升职,朋友甚少,也不树敌,直到安静地退休的销售代表,后来通称为老人的哈罗德·弗莱一个人徒步旅行的故事。是的,哈罗德只是千千万万人之中很普通的一位老人。而“一个人的朝圣”重要意义便是,在临近人生终点时,哈罗德做了一件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平凡的事儿,而这不平凡的经历,正好让他重新梳理回顾了自己的一生,重新理解处理亲密关系。正如文章里所言:“他不再需要用英里丈量自己走过的路程。他用的是回忆。一段路接着一段路。” 

    整部小说主线极其简单,故事人物也不复杂,四个主要人物贯穿其中,哈罗德,妻子莫琳,儿子戴维,好友奎妮·轩尼斯,及路上遇到的过客。故事的发生源于四月中旬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星期二,在那个早晨收到的一封信,开篇“那封改变了一切的信”,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好奇,但其实也不过是一封平常不过的告别信而已。一切都看似平常简单。一开始哈罗德只是出门去邮寄一封回信,写给患了癌症住在贝里克郡疗养院奎妮的回信,可走着走着,让他回忆起了诸多往事,总想着下一个邮筒停下来,却根本停不下来,直到遇到了加油站女孩,他们聊到了信仰,哈罗德至此下定决心徒步去看望奎妮。历经辛苦,他横跨整个英格兰,从英国最西南一路走到了最东北,共计627英里,耗时87天。哈罗德始终坚信,只要他一路走下去,好友奎妮一定会等着他的。 

    看完整部小说,我想起了卡勒德·胡赛尼《追风筝的人》中的一段话,他说:“许多年过去了,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,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,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。”是啊,我惊叹于回忆的的强大作用,它支撑着大家度过现在,走向未来。无论外界是如何的变化与流动,大家其实都是通过内部联接来认识景象的。我并不认为这是唯心主义,这违背了物质决定精神的定律。只是感叹,不管大家走多远,看到的还是内心的景象。万事万物皆是回忆,特别是到了六十多岁,人生经历已足够丰富,便总能轻而易举将各种景象与过往之经历联想起来,在联想里回顾,在回顾里反思这一辈子。的确如编辑所言,表面上看似再平凡不过的生活,实际上却藏着这么多的黑暗与磨难。回忆的内容,往往是建立在各种关系之上的,通过对各种关系的处理,大家能够清晰的看到一个人的性情。 

    哈罗德与妻子莫琳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二十多年,对彼此的感情,在两人各自的独白便可窥知。莫琳认为,她这么多年和哈罗德凑合着过日子,并不是因为儿子戴维,而是出于同情。这么多年,无论和哈罗德在一起的日子有多孤单,没有他的世界只会更加孤单。几十年的婚姻关系,剩下的似乎只是习惯了。哈罗德只和莫琳一个人在一起过,即使夫妻感情越来越淡,他也没有想过找其他人,他无法想象没有莫琳的生活,那就相当于将他生活中有生命的部分裁掉,整个人只剩下空空的皮囊。 

    哈罗德与儿子戴维的关系,是哈罗德从原生家庭习得的处理方式,他不懂得也不善于表达对儿子的爱。对戴维爱的抑制,哈罗德总是对自己说:“当儿子真正长大成人,他们之间相处或许会容易一点。”直到错过了儿子,他也没有真正的等到这所谓的容易一点的相处模式。 

哈罗德与好友奎妮的关系,是他所理解的友谊关系,他可以在车里说任何东西,并且深知奎妮会把他说的话安全地存在脑海里的某个位置,而且不会妄加批判,或者在以后提起来对付他。这就是好的友谊带来的安全感。 

     从这三段重要的关系中,大家便可以理解为什么哈罗德会执意坚持走完这段旅程,这段旅程为何对他而言如此重要。 

    徒步行走,是和自己的意志力在较量,哈罗德在路上有累有苦,但并不贫苦,一路上他可以住旅舍,可以买吃的买用的,可以给莫琳打电话买礼物,可以给奎妮寄信买书,因为他有一笔养老金,虽然莫琳总是担心着计算着这笔养老金什么时候会被他消耗殆尽,但并不妨碍他对这笔养老金的支配。通过徒步行走的方式,哈罗德明白在弥补自己错误的这段旅途中,他也在接受着陌生人的各种不可思议。而各种不可思议充盈了他的认识。 

    借用小说中的一段话,作为这篇文章的一个结尾,“有时候你以为自己已经展开了新的一页,实际上却可能只是重复以前的步伐。”只有当大家直面并克服了自己的短处,才有可能真正开始一段旅程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